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遲雪

儘管心底默默感謝著這個冬天的溫暖,彷彿撫慰著我第一個獨自在紐約渡過的冬天。然而前幾天溫度驟降,出門時攝氏零下十二度,加上寒風指數約零下二十度;這般冷的天氣,依然水氣不足而沒有半點雪的蹤影。

我想念雪景,不論是在紐約繁華的街頭或是德國山間的國家公園,除了融雪時的泥濘難行之外,下雪總給我一種靜極的感受,喧譁止於雪花紛紛,而純白蓋掉了城市的繁雜。下雪天特別容易想喝Glühwein,將紅酒混著柳橙、丁香及肉桂緩緩加熱,在開始冒煙實熄火,讓暖意直接通往體內深處。

這個冬季無雪,也沒有Glühwein。

2003年的雪下得特別晚,一直到了四月初,才以一場大風雪華麗作收。那個多雪的冬天夾雜著準備資格考的模糊記憶,所有讀的書,就像是蟄伏在冬天的種子,等天氣一暖,就不得不伸展出枝枒。

這些年來,我總是從房間的窗子望著一樣的雪景:房東後院的瓜架、鄰居後院的室外桌椅、鏤空的階梯,而我竟還是不厭其煩地留下相片,年復一年。

就在今晚,2007年的一個月將結束之際、開學的前一日,終於靜靜地下起雪來。

雪花輕輕小小、還混雜著雨絲,相同的後院景色也只積了薄薄一層而且似乎不會再增厚的白;我微笑想著:遲來的雪終究降臨,而明晚或許可以煮上一些讓人發光**的熱紅酒了。

** 德文教室:Glüh = glow, Wein = wine。

PS: 照片就是那多年如一日的窗外雪景,攝於2003年4月的那場大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