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失而復得,以及死而復生

但相對的,生活中也會有些小小驚奇,有些是和那些小差錯互相對話,似乎一來一往間,生活便達到了某種平衡。

今天不知為何的,有某種述說無關緊要的故事的心情。兩小段故事,一個是失而復得,另一個是起死回生。

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五,我遺失了那頂遠從祕魯飛來、陪伴我一年半的紫色帽子(左邊)。當天心神不寧又東奔西跑,我一直以為是在地鐵上掉了,後來還不死心地問了lost and found。隱隱後來在聖誕市場買了另一頂帽子給我 (右邊),讓人心情一振,也就慢慢忘卻失落的遺憾。

上星期系上辦holiday party,美麗的印度學妹看到我,便說「我想妳把帽子遺留在我們辦公室了。」啊,原來當天早上和老師meeting前,曾經過那間辦公室和她聊了一下,沒想到竟然是遺忘在那裡,一個我想都沒想到的地方。她說,每次看到那頂帽子就想email給我,但一直拖著,竟也拖到現在。於是,在一個多月後,我心愛的帽子重新回到身邊。

再來是一個有點詭異的故事。我們家的電視因為聲道的問題,一直是把cable接到VCR,再從VCR連到電視上的。星期一早上Oana的轉租者到達紐約,我還示範操作電視的方法給她看;沒想到星期二早上我打開電視時,才發現VCR的電源完全不亮,靜悄悄地死去了。

我試了各式各樣的方法,確定不是遙控器的問題、也排除了插座壞掉的可能性,甚至還好聲好氣地和它說話,就是沒有反應。等到房客回來,才知道她那天把兩台機器都關掉(平常我們只關電視的),翌日早上她比我早起,就發現打不開了。

無疾而終的事情也不是沒遇過,這台錄影機的生平久遠不可考,不過應該是某位歷史學家的厚愛。放棄希望之後,我只好乖乖把cable從VCR拔下、接上電視;除了得忍受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,倒也還好。只是這樣就不能幫Oana錄Dr. House了。

就這樣過了幾天,剛開始有點不習慣看不到VCR上的時間顯示,但對生活也無大礙。然而,今天早上卻突然發現錄影機的燈亮了。

驟亡的錄影機,三天後竟如此詭異地復活。看來連電器都知道聖誕節要來了。

總之,小花,妳又可以來我們家看Tony Award的錄影帶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