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哈德遜河畔出差記 (II)

總之,星期六一整天沈浸在紙與筆的對話之中。開會前,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拿到一篇文章,而這篇文章是建議在我們到達之前便閱讀完畢的。為什麼只有我沒收到呢?這又是另一段不太重要的故事了。總之,星期六一早,在例行的五分鐘自由寫作之後,我們必須暫且拋下自己為人師的身分,轉化成學生的角色。第一項「作業」則是在文本找出兩段話,其中一段是對自己來說重要的,另一段則是你認為作者覺得重要的。

接下來還有各式各樣的引導式寫作,大多圍繞著這篇文章本身、以及個人的經驗。每一次的寫作練習中間則穿插了各式活動,例如「請唸出你剛剛寫的東西」,或是「找一個沒有合作過的對象,做小組討論」,或者是「設計一個你從未實驗過的作業或課堂活動。」

如此進行數回合後,我們終於要開始寫一篇「學術文章」的草稿了…在開始我們的論文前,老師發給大家一張「建議」說明,不僅調理分明,每一點之下還寫了緊扣文章的好例子。有趣的是,大家竟然開始對這份「建議性文件」發表意見。有人覺得這樣的指示讓人綁手綁腳,有礙寫作;有的則是質疑我們在這個workshop寫這樣一篇文章的意義,希望能先得到一些解釋;有另一個本來已經準備好動筆了,則在聽到大家的討論之後,突然對於自己遵從的態度感到困惑了起來… 這樣的情形,在另一班相同的workshop是沒有發生的;或許那班的學員比較「乖巧」吧!

星期六的課程結束之前,我們又拿到了另外兩篇文章;其中一篇是同一個作者所寫的、較為中規中舉的學術文章;另一篇則像是兩種文體拼貼起來的一種形式。星期天的課程,則圍繞在後者這樣的文體。我們書寫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,再將這篇故事和星期六寫的essay拼貼起來,「看看會發生什麼事」。融合之後,大家再寫下過程中所衍生的一些想法,以及描述這樣的經驗對於思考和書寫的幫助。

越到後來,我越感覺到這個workshop的目的之一,並不是在讓大家學習學術文章教學的技巧,反而是顛覆或開放「學術」的意義。或許在這方面我比較傳統,我並不是不能欣賞如我們所練習的「拼貼式」寫作法的美感及趣味,也認同在某些題材的寫作上,它是很能刺激思考的。回想起來,我自己也曾在碩士班某門課的期末報告中採用一樣的寫法。然而我認為教學的對象和主題,比起新鮮的花招更為重要。我不認為在學生還沒能夠掌握學術文章的「學術性」之前,用這樣的方式是有效果的,反而可能會讓他們更為混亂;尤其是高中生或是前兩年的大學生,或者是開始學習寫一篇APA格式文章的心理系學生。

當然針對這點大家又有不同的討論,有人覺得教學原本就是一個混亂的過程,以更開放的角度來「傳授」學術寫作,其實更能刺激學生的思考。只能說,這些都還在我的心中盤桓、發酵著。等到哪一天我有了自己的學生們,才能真正實驗及體會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