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大學通識教育之省思

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些問題呢?今天因為工作上的需要,讀了兩篇關於大學通識教育的文章。其中一篇提及美國研究型大學(research university)朝向專業化發展(或可說是學術工業化),以減少教學時數、重視研究所課程等鼓勵教授們專心致力於專業知識的生產,對於大學部,特別是通識課程的經營規劃十分貧瘠;同時也提及人文及「軟性」社會科學在缺乏經費的情形下,資源不足的問題。另一篇文章則提到現今的大學教育往往只被視為美好工作的入場券,學生們在意的是如何在學校做好進入職場的準備,大學課程也愈趨資訊及技術導向,而非朝著讓學生成長、更有智慧、了解自己在社會的角色、更知曉生命的意義等方向發展。

 

為何通識教育重要?跨領域知識之價值為何?這一切當然緊緊扣著大學教育之目的,以及大學的運作模式是否和其理念相輔相成。文中提及的其一重要性在於:現實社會中的許多景況,往往涉及諸多領域的交集,需要各類知識的整合方能有效處理狀況或解決問題。現今大學教育所傳授的知識過於片段化以及專業化,大學生缺乏連結各種知識的能力,往往只為了符合規定而修課,並沒有獲得適當的引導。

 

在閱讀以及討論的過程中,我不斷地回想自己當年在上所謂「通識課程」時的心態。當年通識課程的規定還算新穎,只要修足一定學分即可畢業,並沒有規定在各領域都得涉獵。當大部分的心力已在沈重的必修課中耗盡,在面臨通識課程的選擇時,大家傾向選擇輕鬆有趣的課程(如有名的「寶石學」我自己是沒修過啦)。通識課從來就不被認為是重要的、嚴肅的,遑論連結到對於自我知識體系的形成以及人格的培養。

 

文章並提及現今社會對於專才的重視以及通才的輕忽,並試著提出解決之道,例如鼓勵不同領域共聘教授、或者創造一個名為「知識整合」的新領域。對於這樣的建議我採取保留態度,這或許深植於我在學術上的認同危機(註一)。比較實質層面的討論在於大學經費的來源,尤其是理工科系,是否正因研究結果與財源緊緊相扣,研究型大學才投注越來越多的資源在專業研究上?若真如此,這個結該如何解開?

 

另一個讓我思索許久的是學生的角度:大學文憑被視為向上流動的工具已非新鮮事,想藉由接受高等教育來獲得好工作的想法也沒有什麼不對。重點是我們如何讓大學生在這些之外獲得更多、思考更多、看到大學教育對自己的意義?在課堂上或課餘,學校是否營造出知識殿堂的氛圍,或者我們就只是在傳授零散的資訊而已?我們是否從知識的創造、傳播、吸收當中獲得更多的智慧?

 

這些問題,大家只能說「很困難」。目前我工作的學校正通過通識教育的改革,距離真正實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然而我真的懷疑,如果沒有任何人和學生們討論這些改變背後的意義,當立意良好的改革已「規定」的方式呈現時,這些(被作者們評為能力不足的)學生們,能夠有機會真正省思、培養獨立思考能力,以及建構出屬於自己的知識體系嗎?同樣的,教授們有足夠的心力及資源和不同領域的學者合作、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,創造出符合這樣通識教育理念的課程嗎?的確,在我身邊不乏這樣的老師,或許也有這樣的學生,而反省和改革總是需要時間的。

 

只能說,我惶恐地拭目以待,並持續思考自己現在和未來在其中的角色。

 

References:

Gregorian, V. (2004). Colleges Must Reconstruct the Unity of Knowledge.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, 50(39), B12-B14.

       Katz, S. N. (2005). Liberal Education on the Ropes.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51(30), B6-B9.

註一:我的「領域」其實就是個典型的跨領域學科,從師資的組成、必修的課程、研究的訓練都綜合各個學門。聽起來再理想不過,但我總有某種不足感。覺得自己往往這裡那裡都各學了一些,卻缺乏專業的養成及認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