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發怔

這個訪談是上星期就安排好的,當時也想著結束後去看看她。不只是因著她對我的友善,也因著自己或多或少造成他們之間的不快,而感到些微過意不去(當然還有很多的無奈。) 但事情在幾天前有了變化--- 這轉變對我來說或許不太大,對她而言呢?我不知道。即使她告訴過我,對於分開早就做好心裡準備,目前對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學業,感情的事,她已經看得很開了。但我又何嘗不清楚,在愛情還如此的深切的當下,放下豈是如此容易之事? 我也知道,我不在一個應該和她說些什麼的位置。只是鬼使神差的,我拿出紙筆,望著她住的方向,開始寫信給她。有些話是上星期就想說的,倒不是他們結束之後才假惺惺地表示些什麼。 一張信紙寫了超過三分之二,忽然覺得沒有意義了起來。想起她曾經說過,如果他們分開了,請諒解她必須幾個月不聽到他的消息、不連絡的舉動。我想雖然我不是他們關係中的當事者,她也沒有必要受到我的叨擾。想和她說些什麼,也許只是我自私的想法;我不願承擔任何一些被誤解、被埋怨的風險,才會急急地想說些什麼。 想通之後,我立刻收起信紙,踏上回家的路。心情仍舊恍然,但我是真心希望她能夠順利的完成學業,在這艱難的時刻。這時候,我什麼都不做,或許是最好的。 那天他說,或許這樣的決定遲來了太久,但希望這是一個好的方向。他的內心當然是難過的,但他也終究了解到,必須好好處理我們之間的分離,他才能夠嶄新地面對自己,以及未來的關係—我想我也是一樣的。 雖然如此清楚,情感的轉化並非一瞬之間可以完成,埋葬起所有也許是更容易的一條路。然而,既然決定好好檢視這段關係,或許到頭來仍沒有定論,只能希望,我和他在這過程中都能學得一些什麼,並且找到一個適合的位置,把生命中重要的彼此,安.放.妥.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