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Blind Date

一切似乎在預計的時程表中進行,雖然還有許多不滿意以及值得憂慮之處,這「中點」的里程碑的確讓人開心。 一路上一直有貴人相助,真切地感到人間溫暖;看到各式各樣的生活形態,偶爾也聽到豐富精彩的生命故事。我在城裡城外南征北討,走過好幾個社區鄰里,參訪了不同的客廳與廚房,也看了好多的垃圾。 每一次的訪談,對我來說都像是一場blind date。見面前或從E-Mail或從電話中猜想這個人的年齡、長相、氣質與心性,見面後則是完全不同的風景。有時候只講了幾句話,從對方理解以及回答問題的方式,大略可以預測到這次訪談的精彩與否。最短的一次訪談只持續了35分鐘,離開時不免有點沮喪;最長的則有將近兩小時,雖然偶爾離題卻欲罷不能。 受訪者的年齡分布從20歲到66歲,女性比男性多。來到德國的時間從7個月到35年不等,有的因為工作前來,有的則是追隨另一半的腳步,也有純粹嚮往德國生活方式而毅然移民的。他們之中,有的是科學家,有的是家庭主婦,有社會工作者,也有交換學生和退休的教授。之中有人是選擇性的回收,有的是回收基本教義派,也有少數不太回收的人。就歧異度而言,我想我的「樣本」尚稱及格。或許在社會階層上有所偏倚,但這也在預期之中。 在真正開始進行研究之前,我知道自己身為一個「在美國唸書的學生」,卻沒想到自己其實並不是一個美國人。一開始在接觸所謂美國相關團體時,更深刻的感到自己處境的兩難;這當中其實有更細膩的認同議題,以後有機會再談。當然,我的受訪者們多少會對我感到好奇,每每問我從哪裡來,我總是回答 “directly from New York City, but originally from Taiwan.” 這樣的答案也並非解決一切疑惑,有人聽了之後以為我是小留學生之類的。接下來的問題當然就是「怎麼會來這裡做研究?」甚至是「你現在住在哪裡?」這當然又是一言難盡,我也總是選擇性的回答。 每次的blind date都是一場歷險,出發前不知道自己會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離開。我想,我會繼續享受著這種blind date的刺激與期待,直到完成這個研究收拾回家的那天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