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電影】三十二短篇,十四年後...

「顧爾德的三十二短篇」,就是在那樣一個青春時期的早晨:想必是個無課的平常日上午(儘管已經了大學,還是沒什麼蹺課的天分。)當年的我應該還不知道顧爾德這傢伙是誰,不過還是跑去看了。看完只記得自己是喜歡的,似乎也沒因此去找他的錄音來聽。

自然也沒料到,顧爾德的巴哈竟成為我讀書寫作的最忠實伴侶。

十四年一轉眼就過去了,心裡一直掛念著要重看這部電影,終於在這個下雪的長週末達成。

當年是在大銀幕,這次在小小的十三吋蘋果;當年對裡面的音樂並不熟悉,現在則是每一個音符都再清楚不過。

顧爾德是個怪人,可說是典型天才式的古怪:不喜歡與人有肢體上的接觸、打電話給朋友只為獨自唱完整齣歌劇、極度怕冷並可已在九十度高溫還穿著冬天衣裳、用假身分寫批判自己演奏的樂評、接受訪談時不斷做著指揮動作、想到北極圈內經歷永夜…

重看這部電影,還意外地找到我印象深刻的一段話(看到的時候不免興奮:啊~原來是在這部電影裡出現的啊!)

“I don't know what the effective ratio would be, but I've always had a sort of intuition that for every hour you spend with other human beings, you need x number of hours alone. Now what that x represents, I don't really know, whether it's 2 7/8 or 7 2/8, but... it's a substantial ratio.”


我還記得當年和捲捲小姐提到這個概念的時候,她覺得這種需求應該是反過來…我想這就是「群性」和「孤性」的差異吧。我的X或許沒有7 2/8那麼大,但我是認同那個方向性的。

顧爾德是個很哲學的人-- 像是被問到關於超自然力量以及死後世界的問題,很清楚看到他作為一個思考者的特質。他對於「十三」這不幸數字的執迷也很有趣,儘管他終究活過了49年,不過的確沒有多活幾天…

分享幾個我很喜歡的片段:"Gould Meets McLaren"—賦格配上舞動的圓球們,如細胞分裂的過程,從一到多,再從多返回一。





各式各樣的藥品和其作用與副作用

 


以及幽默至極的分類廣告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