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Blackout

翌日,地鐵尚未完全修復,第一次坐著公車從曼哈頓島越過東河,回到家中。
當年幸運地在短暫的時間內便恢復電力,連冰箱的食物都沒受到什麼損傷。那樣的大停電,對於人類用電行為似乎也沒造成重大影響。2006年,一整個夏天我都不在紐約,而我所居住的皇后區某些地方停電長達一星期以上,人們被逼迫停止營業、暫居工作場所或親友家… 我們都很難回到沒有電的世界。

第二義,失去意識、記憶、視覺。
可能成因:昏厥、壓差、酒醉。

小時候有過幾次中暑經驗,印象最深刻的是住在新店的某年夏天。前一秒鐘還記得眼前是逐漸飄忽起的柏油路,和其他放學的小朋友們一起等著公車。等到有意識時,已經坐在公車的座位上。中間的過程完全不記得,據說就是忽然昏倒了。當初留下的記憶並不是中暑多麼可怕,而是醒來睜開眼睛時,看到之前不知為何不理我的蕭家姊妹們,突然對我好了起來。小小年紀的我不懂得人際關係的微妙(現在也不見得懂得),但這件事至今還是一個謎:我究竟是如何得罪了她們而不自知,更不知後來是如何被接納的。那樣的友善讓人戰戰兢兢,但畢竟只是小時玩伴,現在也不知她們在哪裡了。

記憶的中斷空白讓人害怕,這和因年代久遠而漸漸褪色的失憶不同。Blackout的記憶,是當時根本不知如何發生,儘管外在其他行為舉止看似正常運作中,但就是失去控制了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、做出那樣的事。中間有幾個清晰的片段,但整個時序無法具有邏輯性地連結起來;到頭來那些懸浮著的、碎片般的記憶,反倒像是從不真實存在的夢境。

若今天我有個分析師,那麼一定會被拎著往自己生命中的黑暗面、壓抑面尋去。究竟是怎樣的機制,將自己極其不喜歡的面向僅僅拴起,才會在失憶的時刻那麼大剌剌地跳出來宣示著存在。

目前我沒有答案,只是希望慢慢去和那個別人看到而自己看不到的靈魂開始溝通….那麼,或許哪一天,blackout可以被white out…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