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萬花筒般的自我

這種切割感將我長久以來莫名的錯覺顯影:彷彿講英文的我和講中文的我,其實是兩個不同的自己。就像輕輕將萬花筒轉一個角度,同樣的色片便展現出不同的風景。這種差異性一方面是在語言本身—英文畢竟非我母語,所知字彙有限,少掉了許多成語典故、迂迴隱喻,讓情緒及意見的表達相對地赤裸直接。另一方面則是自我生命經驗和英文能力的同時性:離鄉所帶來的性情變化與開始大量使用英文的時間疊合,「說英文的自己」或許其實只是反射著「搬到紐約後的自己」,獨自在異鄉生存讓我學會必須勇於表達自己、爭取所欲,並且快速有效率地達成目標。

讓我思索的不只是疑似分裂人格的現象,更是這兩個自我互相干擾、辯論、爭權的過程。我注意到自己在思考時的語言跳躍性,在自我思辯的過程中,有時候兩個我站在不同的立場,一句中文一句英文地對話著(這若拍成紀錄片應該很有趣)。剛到紐約的那幾年努力想讓英文變好,甚至和某些台灣朋友講話時也用英文,還以英文寫日記。近幾年則是發現中文能力退化得令人害怕,開始在生活中多開闢一些中文的領土,包括開始以中文寫部落格,練習在講中文時不夾雜英文字(這是個比想像中要困難一些的挑戰)。這樣的轉變,並不只是擔心落入留學生口中「英文沒學好,中文卻變差」的陷阱,應該還因應著更深沈的擔憂:新的自我認同尚未鞏固,便和過往熟悉的自己漸行漸遠。

然而萬花筒再如何千變萬化,裡面包含的畢竟還是同樣的面鏡和色片。用不同語言來表達,其實都是了解自己的不同途徑。目前的掙扎或許只是尚未掌控好旋轉萬花筒的頻率與角度,待技巧嫻熟之後,但願我能夠在使用不同語言的自我之中轉換自如,甚至樂在其中。

PS:  這篇文章將會出現在我工作單位每年所出版的刊物<<Revisions>>上。今年我們會出版一份多語言刊物,所以這篇會以中英對照出現。寫作的過程很有趣,因為知道我中文寫完之後必須要寫英文翻譯,有時候思考程序有點錯亂...當然,我想我寫的英文版本可能不盡忠實就是了...啊~春天真是忙碌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