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冬夜的體熱- Ballet Hispanico

整晚的舞分成三段,風格迥異。第一段是熟悉的Buena Vista Social Club音樂,配上的則是介於Ballroom dancing Ballet的多組雙人舞。五支曲包含了Son, Mambo, Cha Cha Cha, Bolero以及Rhumba。優雅卻挑情,而舞者的肌肉線條隨著軀體的舞動,在我腦海中刻下了違逆皮層縐褶的軌跡。

第二段則是現代舞風情。開場時只見一大塊波動著的塑膠布,非雲非浪,非繭非蛹也或許都是。出發,探索,歸去。飛翔的姿態,熟悉的swing,幻化的燈光。那樣的舞姿迫使我的記憶倒帶回大四的土風舞課——當時也是那樣男女相間圍圈圈,一邊利用旋轉的力量,女生就飛起來了。那般憑著向心力的飛行短暫而美好,事隔十年想起來心底還是充滿狂喜。

團員中有個台灣女生,在這段有場短暫的獨舞。她那唯一的亞洲面孔及身形,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這段舞其實早在1976年編成,首演則是在1980BAM。節目單上引了這樣一段話:

“The body melts into the universe.

The universe melts into the soundless voice.

The sound melts into the all-shining lights.

And the light enters the bosom of infinite joy.”

From Metaphysical Meditations by Paramahansa Yogananda

最後一段加入了live music, 三個鼓手各自司著不同的鼓(Timbales, congas and bongos),另外還有basskeyboard 這樣充滿的樂音讓我想到Bahia地區那沒日沒夜的歌舞—整個Salvador市像是植入了韻律與歡樂的基因。儘管律動的基調相似,距離卻大異。Joyce Theater雖已經很小很親密,但那和巴西街上即興的樂舞還是傳遞著截然不同的振幅。

然而,能夠在寒冷的冬夜得到這樣熱情的能量,喚醒我趾間跳動的慾望,我心足矣。

*圖片取自New York Times,是第二段舞Caravanserai。有興趣者可看看他們的review:

http://www.nytimes.com/2007/12/06/arts/dance/06hisp.html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