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 Unknown Journey 未知的旅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3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電影】Nach der Musik

這部影片呼應著最近紐約市內一連串的柏林相關藝文活動Berlin in Lights 德文片名為Nach der Musik,英文則是A Father’s Music。拍攝者Igor Heitzmann是新手導演,這不僅是他的畢業作品,也是他所拍攝的第一部長片;然而其述說故事的方式,影片節奏的掌握,以及將影像、音樂、對話等穿插的能力,不顯青澀地讓我讚嘆。

當然,我的電影賞析能力僅停留在是「留下某種感覺,而說不出個所以然」的程度。而這部紀錄片所觸動我的,或許也只是和自我生命經驗纏惑著的那些部份。回家的路上,我一方面想要避免再接受任何外界的刺激,想要慢慢消化那久久不能自已的情緒;另一方面卻又覺得過於黏稠(並非巨大,也不沈重),而不自覺地想要讓自己分心在其他不沾黏的世界(儘管也不確定那是什麼)。

Igor Heitzmann的父親,Otmar Suitner是位受尊敬的指揮家,在68歲時由於帕金森症隱退。這部紀錄片不僅是Igor記錄父親一生的志業,更藉由這部片的拍攝過程,對父親有了更深更親密的了解。大家或許已經注意到,這對父子不同姓— Igor跟著媽媽Renate姓,而他的父母從未住在一起。OtmarRenate相識時,Otmar已結婚17年,而那段婚姻至今仍持續著。在他成長的過程中,Otmar是一個假日父親:週六下午到西柏林和他與媽媽相會,星期天下午便回到東柏林和妻子過著日常生活。

那樣生活在兩德統一前的柏林,兩種文化,兩個家庭,卻巧妙地緊繫著。

我看著OtmarRenate的對話,回憶著他們初次相遇的情景。Otmar八十多歲的眼神中仍閃著火花,那樣熾熱的愛在兩人的互動中毫無保留地招搖著。而Otmar之妻,Marita的自白讓人動容。她知道這男人對不只一個女人產生過興趣,認真的卻只有Renate一人。雖然狀況分明,Marita卻還沒做好離開的準備,而Otmar也沒有。於是大家就這樣一起攪和著。

就這樣過了四十年。「一家」四口還常一起外出聚餐。

另一方面,某段
Renate獨白的場景,直直剉進了我心的某個角落。她說,這並不是個太糟糕的過程。想一想,我背後有個穩定支持我的男人,平時我又有無邊的自由…當然,一切都有代價,日常生活中,我必須一個人。那樣明顯度過艱難的堅毅眼神,以及成熟卻又複雜的微笑,我想是我很久很久都不會忘記的。

Otmar
談起音樂的時候是十分迷人的。影片中他因為疾病而不斷顫抖的手,卻更顯現出其愛樂靈魂的不移。在他指導Igor彈巴哈以及指揮的那兩段,還有談起史特勞斯的神情,讓人直接地被他的熱情所感染。

為了
IgorOtmar同意在退休逾十年之後再開始指揮。重回指揮位置之前是焦慮的,因為他自己知道身體的狀況早已無法讓他再像當年一樣演出,卻還是幽默地在出場前點煙,然後自嘲為「執行(死刑)前的最後一根煙」。而台下MaritaRenate並坐,專注地看著這個她們深愛著的男人。

片尾
Igor和父親到了因斯布魯克(Innsbruck)Otmar出生的地方。Tirol地區的山景讓人心悸,間以黑鴉的盤旋、Otmar對兒子訴說鳥類的遷徙…那樣的結尾讓人莞爾。

片中尚有許多讓我印象深刻卻不及備載的片段,緩和不著痕跡地將我一層層包裹起來,卻又留著透氣的空間,所以說是隔絕一半。

劇終,燈亮起。
Igor Heitzmann從二維空間跳出到現實世界,倏地真實地呈現在我眼前。約半小時的問答時間,讓我了解更多這對父子及其非典型家庭間的細節。Igor誠懇坦然,紀錄片總是選擇事實的片段及角度呈現,而他那看似不可思議平和的家庭背後,究竟有怎樣曲折的故事及痛楚,留給觀眾詮釋及想像。

至於這部紀錄片究竟是如何將我纏繞起,我仍在一個釐清的過程。許多片面的元素不難理解:對兩個女人的愛,並存而非分割;
Otmar提及音樂時那純真而投入的神情,熟悉地讓人心驚;德文的韻律以及南北之間的問安差異;OtmarRenate的暱稱… 至於這些點如何交織成一張網讓我陷入,或許只能說,秋天容易感傷。

但這樣的感傷並非毀壞,並非將人往黑洞裡無邊無際地拉去。彷彿安全地預知那只是切割到表皮與真皮之間的領域,融以記憶的鬼魅,而不會毒滲到皮下組織
.。我猜想著,那是因為影片溫暖的基調,以及Igor的微笑。

PS: 這部影片連在德國都還不確定會不會上院線,在紐約目前僅剩11/14晚上一場,有興趣而剛好又在紐約的請把握機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